欢迎访问古蔺人民法院网!
乘客因交通事故摔出车外被本车货物致伤应认定为第三者
发布时间:2017-6-7 16:32:04
发布人:glfy


     裁判要旨

乘客因交通事故摔出车外虽未与本车接触,但被本车所载货物倾覆掩埋导致伤亡的,应认定为第三者而非车上人员。认定受害人的身份不应局限于交通事故发生瞬间,而应结合损害结果发生时的实际情况综合分析判断。

案情

2015年9月7日,郑波驾驶杨朝平挂靠遂宁天龙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的川J25137号货车搭载骆治国(系原告罗大珍之子,原告梁玲之夫,原告骆恩池、骆薇之父)与任正杰驾驶赵有龙挂靠于泸州福环运业有限公司的川E0A409号货车相撞,川J25137号车侧翻在公路桥下,骆治国摔出车外,被本车所载货物热沥青倾覆掩埋烧烫伤致创性休克合并窒息死亡。经交通管理部门认定,两车驾驶员负事故同等责任,骆治国无责任。川J25137号车在永安财产保险遂宁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商业三者险,车上人员责任险(50000元座),川E0A409号车在太平洋财产保险泸州支公司投保交强险、商业三者险等。事发后,杨朝平、赵有龙各向原告梁玲垫付了30000元。原告诉至法院,请求被告连带赔偿各项损失681623元,保险公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将赔偿款直接支付原告,并主张精神抚慰金在交强险内优先受偿。

裁判

四川省贝贝365棋牌官网下载_365棋牌提现是什么情况_365棋牌游戏友情手机网经审理认为,骆治国长期在城镇居住生活,可参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赔偿费用,由川E0A4095号车承保公司太平洋财产保泸州支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部分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按责任比例赔偿,不足部分由川E0A4095号实际车主赔偿,挂靠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川J25137号车承保公司永安财产保险遂宁支公司在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保险范围内赔偿,不足部分由该车实际车主赔偿,挂靠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原告主张精神抚慰金在交强险内优先受偿符合有关法律规定,予以支持。据此判决:原告各项损失由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泸州支公司在交强险内和第三者责任险内赔偿385650.20元,赵有龙赔偿627.80元、泸州福环运业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由被告永安财产保险遂宁支公司赔偿50000.00元,杨朝平赔偿226278.00元、遂宁天龙汽车运输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判决后,被告杨朝平及太平洋财产保险泸州支公司提起上诉,主张骆治国不属车上人员,且应按农村标准计算赔偿,请求依法改判。四川省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改判原告各项损失由太平洋财产保险泸州支公司、永安财产保险遂宁支公司在交强险内和第三者责任险内各赔偿331278.00元,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评析

本案主要争议焦点为乘客因交通事故摔出车外发生二次伤害是否转化为第三者为问题。

通常认为,机动车辆第三者责任险中的“第三者”,是指除投保人、被保险人和保险人以外的,因保险车辆发生意外事故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的保险车辆的受害者。由于机动车是一种交通工具,任何人都不可能永久地置身于机动车辆之上,故机动车辆保险合同中所涉及的“第三者”与“车上人员”均为在特定时空条件下的临时性身份,其身份不是固定不变的,可以因特定时空条件的变化而转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投保人允许的驾驶人驾驶机动车致使投保人遭受损害,当事人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投保人为本车上人员的除外。”将交强险第三者扩大到投保人,是立法上的突破。判断因保险车辆发生意外事故而受害的人属于“第三者”还是“车上人员”,一般以该人在事故发生时是否身处保险车辆之上为依据,在车上即为“车上人员”,在车下即为“第三者”。

有观点认为,应当以车上人员脱离车辆的原因判断可否转换为第三者,如果是正常下车后遭受本车伤害的,可转化为第三者;如果是事故发生过程中被抛出车外的,则不能转化。笔者认为,应当以客观情况来确定,只要是乘客在车外被本车碰撞或碾压受伤的,不论是否自愿下车还是因交通事故被摔出车外或跳车避险,均可转化为第三者。如果乘客从车上因交通事故被抛出车外受伤,未与本车接触,则乘客属本车车上人员,不属本车第三者。但是,乘客摔出车外后被本车所载货物致伤的,也应认定为第三者。故认定受害人的身份不应局限于交通事故发生瞬间,而应结合损害结果发生时的实际情况综合分析判断。

本案中,骆治国因交通事故被抛出车外,虽未与本车接触,但系被本车所载货物热沥青倾覆掩埋烧烫伤致创性休克合并窒息死亡,受到二次伤害,应当认定为交通事故中的“第三者”。二审法院据此改判对各方当事人的赔偿金额予以调整。

本案案号:(2016)川0525民初494号,(2016)川05民终3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