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古蔺人民法院网!
古蔺法院近三年对外委托案件的统计分析
发布时间:2016-10-20 10:54:33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2013年古蔺法院技术室成立,主要负责全院鉴定、评估等案件的对外委托工作。随着案件数量不断增长,案件裁判标准的不断变化,司法鉴定工作对于明确案件事实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鉴定案件数量也随之增加,特别是对一些复杂、影响重大的案件,司法鉴定结论往往影响着当事人双方利益分配或最终的判决。笔者拟就古蔺法院近三年来的对外委托案件进行分析,找出对外委托中存在问题,分析原因,提出解决办法,以便开展对外委托工作,更好地为审判、执行工作服务。

一、对外委托案件特点

我院2014年对外委托鉴定案件111件,其中民事鉴定86件,刑事鉴定8件,执拍 12 件,其他5件;2015年对外委托鉴定案件129件,其中民事鉴定91件,刑事鉴定8件,执拍26件,其他3件;2016年(1-9月)对外委托案件121件,民事鉴定88件,刑事鉴定7件,执拍21件,其他5件。通过分析对外委托案件,主要存在以下特点:

(一)因交通事故而引起鉴定案件居多。

 

 

从2016年鉴定案件种类中可以看出,机动车交通事故案件占鉴定案件的大部分,主要是近年来交通事故案件成上升趋势,双方对鉴定伤残等级争议较大,同一案件常常需要进行多次鉴定才能让双方当事人认可。

(二)医疗类案件也有所上升。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对医疗服务需求也越来越大,随之产生的医疗损害类案件也增长,并出现以下情况,鉴定时间较长,鉴定内容更加细致深入,选择的鉴定机构层次更高。一项鉴定内容,常常需要做几项内容来支撑。如张某诉古蔺某某医院一案,鉴定其孩子脑瘫与医院诊疗行为的因果关系,需要对其遗传因素等进行鉴定。

(三)重复鉴定案件较多。

 

    2014年重新鉴定66件,多次鉴定3件;2015年重新鉴定82件,多次鉴定7件;2016年1月至9月重新鉴定案件80件,多次鉴定案件9件。重复鉴定,多次鉴定即增加了当事人的费用,增加诉累,又拖长了案件审判时间,影响审判效能。

(四)鉴定时间长短不一。

由于案件性质不一样,鉴定的时长短不一致,医疗类案件平均时长2.5个月,房屋类案件平均时长为4个月,文痕类案件时长为2.3个月,同时,不同鉴定机构,所用时间长短不一致,就医疗类在市范围内时间就1个月左右,而在其它地区则需要5个月甚至更长时间,这都不利于案件矛盾化解,提高审判效能。

二、对外委托案件存在问题及原因分析

(一)重新鉴定案件数量多及原因。

1.单方自行委托鉴定,难取得相对方认可。许多案件在起诉时,一般需要明确诉求,对于需要鉴定的内容常常单方申请了鉴定,当事双方或者多方未先沟通,对于鉴定结论,对方常持怀疑态度,不予以认可,待当事方起诉后又就原鉴定内容的全部或部分进行重新鉴定,这不但增加诉讼成本,同时也降低了审判效率。如交通事故案件常常都是先做了鉴定才提起诉讼,待案件受理后对方又再次申请鉴定。。

2.标准统一性不够强、不具体。同一案件不同机构做出不同鉴定结论,这也是引发重复鉴定又一因素。由于目前各鉴定机构仪器设备的先进程度和鉴定人员的技术经验水平差别比较大,鉴定人的职业道德操守层次不一,有可能影响鉴定结论的科学性、权威性与公正性,而且鉴定机构又没有等级之分,从而使当事人对司法鉴定的整个过程和实体结果都可能产生怀疑。

3.当事人认识不够充分。有些案件经过两次甚至多次鉴定后当事人认为未达到自己要求,常常要求再次鉴定,直到达到自己满意为止。这偏执认为鉴定就是最后裁判依据,这不但增加诉讼成本,同时造成司法资源浪费,反复鉴定让案件久拖而不决,形成积案、磊案。

(二)鉴定机构确定难及原因。

目前,对外委托案件的鉴定基本上由法院组织当事双方、多方通过协商、抽签、摇号等方式公平、公正、公开在高院指定备选库中产生,即使这样程序化的选择鉴定机构,也会使得鉴定机构难以确定。

一是由于当事人对委托工作认识不足,常常不来参与选择鉴定机构,随意放弃自身权利,待结果出来后又不予以认可;

二是有时鉴定内容超出了备选库中机构所能鉴定内容,需要联系拥有相关资质鉴定机构来鉴定,寻求这样鉴定机构相对较难。

三是对鉴定机构的信任度不高。由于高院制定的鉴定机构基本都是省内鉴定机构,部分当事人总觉得省内鉴定不公平、不公正,常会选择省外机构进行鉴定,这需要对他们所选机构资质进行认定,同时又会增加鉴定成本、耗费时间。

(三)鉴定证据材料不够充分。

用于鉴定的材料都是由业务庭质证过后移交的材料,但承办人常常只要当事人提出鉴定申请,就把材料移交到对外委托室,不分材料是否符合鉴定需要,这使得对外委托的材料的客观性、真实性、关联性、针对性不强,导致鉴定的结论难被当事双方认可。

(四)启动鉴定的程序过于随意。

承办人在办理案件时,常常只要当事人提出鉴定或者重新鉴定申请,一般都被允许,仅有极少数案件的鉴定申请被否决。一是承办人专注于解决实体问题,忽视了鉴定过程中程序上的规定以及各个时间节点的管理。二是缺乏对鉴定或者重新鉴定内容是否存在鉴定必要性进行审查。有部分案件涉及生活的基本常识,法官只要认真分析,即可得出结论,做出公正裁决,而不是依赖于司法鉴定明确案件事实。

(五)鉴定费用的垫付问题。

鉴定费用及当事双方因鉴定产生差旅费用的由谁垫付。在鉴定机构选定后,当事双方常因的鉴定费用或者差旅费用由谁垫付而争论不休,甚至使案件鉴定停止,一是申请方不缴纳鉴定费用,二是需要当事人去开鉴定座谈会当事人因没人垫付差旅费而不去参与,使得鉴定无法进行。

三、对策及建议

(一)规范对外委托的相关程序。完善对外委托工作管理办法,规范对外委托工作流程,明确承办人、对外委托工作人员对鉴定案件职责,规范申请当事双方权利与义务,严格按照相关规定开展对外委托工作,减少繁杂环节,提高司法鉴定的效率,提高案件审执效能。

(二)认真核查审核当事人提出的鉴定申请。审判人员应当严格审查,对有缺陷的鉴定结论,可以通过补充鉴定、重新质证或者补充质证等方法解决的,不予重新鉴定。对于当事人故意拖延时间提出的鉴定申请,一律不予进行重新鉴定。

(三)积极开展诉前鉴定引导。针对当事人诉前鉴定,可以根据双方当事人的申请在诉前组织当事人公开、公平、公正的协商或随机选择鉴定机构和鉴定人,然后再进行对外委托,这样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结论双方当事人都比较信服,既省了当事人重新鉴定的相关费用,也有利于化解矛盾纠纷。

(四)强化法官的专业知识积累。法官在办理鉴定案件过程中,应重视经验和知识的总结,通过自我学习和积累,有意识地补充相关鉴定专业技术知识,形成完备评价体系,做到即使不凭借司法鉴定也能准确评价案件各方责任与利益,降低自身对司法鉴定结论的依赖性。在遇到不需要鉴定或者重新鉴定的案件时,可以利用自身已掌握的相关专业知识、积累的经验,与当事人进行良好沟通和合理解释,说服当事人放弃鉴定申请。

(五)加强与司法鉴定机构的沟通。在审理案件过程中,碰到当事人对原鉴定结论有异议而要求重新鉴定,法官凭自身知识和能力难以确定是否需要重新鉴定时,一要原做出司法鉴定结论的鉴定机构就当事人的异议事项作出书面说明,视书面说明情况再考虑是否重新鉴定。二要加大鉴定人员出庭接受质询的力度,一方面为当事人对鉴定结论的疑惑,提供科学及合理的解释说明,增强当事人对鉴定结论科学性和中立性的信任,同时对于加强鉴定机构工作的责任感也起到监督作用,尽量降低二次鉴定率,提高办案效率。

(六)加强司法技术部门与审判执行部门的沟通与监督。对超节点用时的鉴定案件,司法技术部门除了自身加强督促与跟踪外,还应视情况加强与业务部门、鉴定评估机构的沟通和交流,以获取支持和帮助。业务部门也应主动加强与司法技术部门的联系和沟通,尤其是较长时间没有收到鉴定评估报告的案件,应及时跟踪和了解情况,督促司法技术部门采取措施,紧密跟踪,督促鉴定评估机构尽早完成鉴定评估。

(七)明确鉴定、评估费用负担义务。根据谁申请,谁负担的原则,将鉴定、评估费用的垫付暂由申请方负担,在庭审中一并主张费用的负担;对于产生差旅费用较少情况,先有双方各自承担然后在庭审中主张,对于产生费用较多的,相对方难以承担,要求垫付差旅的,可以由申请方预支后在庭审中来主张